导航资讯

主页 > 天线宝宝高手论坛资料 >

天线宝宝高手论坛资料

JINGART2021闭幕 这次你都看到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22-01-26 点击数:

  每一次前往北京展览馆,都是以找车位开始,以堵车结束。或许哪怕是对很多北京本地人来说,上一次去那里,要么是旁边的动物园或是“动批”(动物园批发市场),要么是另一侧的“老莫”(莫斯科餐厅)。前者是老百姓们最朴素的娱乐活动和消费的场所,而后者则是1954年就已开业、从苏联“老大哥”那里学习来的对美好生活最直接与震撼的感知。

  那时,“老莫”的厨师是当时苏联的大师级厨师,菜品全是俄罗斯宫廷菜,餐具器皿都是银质的,大门口的门卫是从军区部队调来的保卫人员。后来“老莫”逐渐对外开放,但价格和档次摆在那儿,老百姓去一回“老莫”依然了不得,恨不得半年都说道说道这是因为,能在老莫吃上一顿,不光是有没有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身份的象征。顽主们把去“老莫”吃西餐视为充满荣耀感的活动,于他们而言这不是一次饭局,而接近于礼仪式的朝拜。

  可以说,我们从苏联那里学习了如何生产、如何“搓饭”;从欧美学来了如何推广和销售艺术品,如何举办艺术展览与艺术博览会。多少年过去了,如今的老莫早已不再像曾经那样成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唯一选择;而对于艺术来说,我们也开始愈发去反思西方世界的博览会系统,试图去不断找寻出适合中国在地特色的新型艺术博览会模式。

  而如果我们将两者相结合,就指向了当代人们全新的价值判断标准。而每年举办于老莫旁边北京展览馆里的JINGART艺览北京,无疑为当下中国对于艺术博览会的需求与体验,不断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也许在前几年,人们更注重的是,艺博会中的“国际化”程度,包括参展画廊中国际画廊的数量、国际艺术家的作品数量、国际藏家的参与度等等;但处于后疫情时代的我们,对艺博会的关注重点也从国际化逐渐转向稳固的“本土化”。

  由于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世界艺术圈停下了脚步,往年对“艺博会是不是太多了”的争议也随着去年的萧条减轻了艺博会数量暴增的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中国代表性博览会品牌之一“ART021”、“JINGART艺览北京”始终是每一个人都无法拒绝的选项。不论是在上海还是北京,这个团队始终以“最专业、极具人气的博览会”等标签推动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

  艺博会早已不仅仅只是单纯的“艺术品交易所”,在某种程度上一个艺博会反映出了画廊对藏家的重视程度,反之,也反映出了藏家对画廊的选择偏重。早在两年前艺博会“暴增”的年代,画廊们就曾宣称并不在乎市场销售如何,但能推出最优秀的画作与艺术家也是极好的。因此,艺博会的展位不仅只是一个“艺术品卖场”,更像是一个一个的小型迷你画廊。

  而在后疫情时代,全球艺术行业都受到冲击,画廊的生存问题也成为了重中之重,不少画廊在疫情期间为了减少支出经费也做出了很多调整,经过一年的调整与休整,艺博会的回归与选择也成为了焦点。

  在今年现场画廊总量43家的基础上,本次JINGART艺览北京有高达25家画廊首次参展这也同时意味着,上届参展商中有近60%没有参加本次博览会。一方面,画廊选择参加哪个艺博会、选择推出哪些艺术家及作品是画廊方的自主权,另一方面,艺博会筛选参展画廊的条件及艺博会的展现方式也能看出一个艺博会品牌回归的重要性与灵活性。

  对于一个艺博会来说,不仅仅只是买卖方的参与,同样重要的是各个美术馆、学术机构负责人、策展人等的参与与支持,而这样的引入对传统艺术品交易的商业模式也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效应,学术机构对艺博会的作品质量也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而所谓的艺术“购物行为”也因此形成了一种更不同的体验。

  事实上,诞生于2018年的JINGART艺览北京对部分北京本土老牌博览会品牌来说还算年轻,但是这样年轻的博览会小而精,在这几年迅速成长为北京代表性博览会之一。可以说,JINGART延续了其上海 ART021的商业视角模式,以消费者或藏家为主导。但经过3年的孵化,JINGART走向了多元化和大众化,让艺术走进大众生活,逐渐适应了北京本土博览会对自身的定位。

  而这样的改变也吸引了不少“JINGART艺览北京”独有的藏家群体,这部分的藏家群体区别于上海“ART021”的藏家也区别于现存北京本土的其他博览会品牌的藏家。从九年前开始以上海为大本营的ART021到已经历时三届的JINGART艺览北京,作为ART021、JINGART艺览北京创始人之一应青蓝表示,“时隔一年重新回到北京,ART021团队始终专注打造与城市气质和特色结合的博览会。在后疫情时代,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面临的不仅是一次危机,更是一次转机。如今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逐步和国际艺术市场接轨,疫情给了从业者们一次重新整理艺术生态、环境生态的机会,而JINGART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交出的一份答卷。”

  同样地,我们在现场也听到藏家琳琳也提到,“今年这届JINGART给我非常好的印象,使我很惊讶,在现场我也看到了很多年轻的藏家,我觉得很开心,因为年轻的力量让我觉得非常不错,非常正能量。”

  在本次JINGAR艺览北京前夕,博览会团队又宣布了即将在新一城深圳,落地全新设计与艺术博览会DnA SHENZHEN。DnA SHENZHEN 是该团队继上海、北京之后亲力打造的第三个博览会,也是首个设计与艺术博览会。

  据悉,DnA SHENZHEN将于9月30日至10月4日落地深圳,作为一个专门为“粤港澳大湾区”搭建的全新展会平台,深圳版本的博览会将重点聚焦“设计”主题。因而,我们或许可以期望将看到更为多元的参展商与作品,以及一个更具开放性的平台中来。

  同时,JINGART&ART021创始人之一的周大为更是表示,如果今年的深圳版本顺利落地,明年则将会将博览会带到第四个城市,并同样保持着与该城市氛围与需求统一的面貌:“也许会是一个更偏向时尚和潮流方向的,并且以一种跟现在的状态和模式非常不一样的方式去呈现和打造。”

  一城一面貌,这种“定制化”的模式是否会打破以往博览会自城市现代化进程以来“千城一面”的大趋势,丢舍掉“一招鲜”的操作方式,使艺术、艺术家与艺术作品更加与在地相连,这在全领域消费细分愈发多样化的时代,无疑提供了某种启发或许,人们认可的不是一场放之四海而皆准却愈发显得普通的高大上的博览会,而是一个可以提供用户(无论是参展商还是藏家)联结的服务平台和团队。

  带着对未来的期待,让我们暂且先将目光继续投向北京艺术博览会终究要看销售的业绩,那么对于这种精准打法,用户们是否认可,又愿意为此买单到怎样的程度呢?

  蓝骑士艺术空间(Bluerider Art)带来多件以超越风景画传统风格的绘画作品,在JINGART艺览北京两日展出后,收获多位资深艺术藏家关注,已经产生近三百万元销售成绩。其中,艺术家曹吉冈的大幅作品《清明》、《观石》分别以100万元和80万元区间的成交。德国艺术家斯芬杜尔Sven Drhl的作品《马特洪峰》也以35-45万元区间的价格成交。另有两幅作品以60-100万区间成交。

  卓纳画廊资深总监许宇谈到,“为了参加北京的博览会,我们团队在香港巴塞尔后就立刻前往内地参加了21天的隔离,因为我们深觉北京在整个中国艺博会的版图中有着不可或缺的意义。每年在JINGART的成绩都呈两三倍增长。我们很欣喜能看到这样的结果,感受到JINGART和此前开幕的香港巴塞尔、之后的上海ART021,形成了一个与中国客户有效互动的闭环。在不同的展位上,我们能与藏家打开不同的话题,且在下一场博览会上进一步深入。这可能是当下博览会的全新工作模式。”

  阿尔敏莱希画廊(Almine Rech)在此次JINGART艺览北京的展出后不仅吸引了多位收藏家的目光,更受到了许多专业艺术机构的关注,作品分别以1万-15万美金的价格基本售罄。在此次展览中,艺术家Vivian Springford的两幅作品更是分别以每幅10-15万美金的价格被国内美术馆和国内艺术基金会收藏。

  里森画廊此次带来近20位艺术家,呈现包括750万的Anish Kapoor等里森经典作品。总监董道兹表示展位整体销售状况非常好,北京藏家十分热情,并表示期待再次回到北京。

  同样感受到此次博览会兴奋的现场气氛的还有白石画廊。此次白石画廊带来了包括日本的草间弥生,元永定正,小松美羽,江上越,日籍韩裔崔雅喜,中国艺术家姜淼,陈英杰和吴霜共57件作品,最终销售额高达330余万美金。其中草间弥生的《无限的网》创造了160万美金的最高交易纪录。

  立木画廊以极具国际视野的艺术关注带来了多位来自美洲、欧洲、亚洲的艺术家,并且也激起了来自国内外许多艺术品收藏家、艺术机构的收藏兴趣。其中,美国的拉里皮特曼(Lari Pittman)的作品《虚空画#1》以30万美金的价格被上海某美术馆收藏。

  来自欧洲的吉尔伯特和乔治双人组(Gilbert & George)的黑色幽默《新常态画作》(NEW NORMAL PICTURES)系列中的作品《红色之地》(RED PLACE,2020 年作)以6万英镑的价格成交为私人收藏。

  另外,来自波多黎各的艺术家安吉尔奥特罗(Angel Otero)的四件色彩鲜艳的大幅画作分别以20.5万美金,19万美金,14万美金和16万美金的价格成交获藏。韩国女性艺术家李布尔(Lee Bul)的作品则以9.5万美金成交;马来西亚女性艺术家曼迪埃尔-萨伊(Mandy El-Sayegh)以3万和6万美金成交;英国艺术家比利查拉迪施(Billy Childish)以6.5万美金成交。

  而多年关注当代艺术的势象空间带来了赵大钧、王劼音、刘国夫、秦琦等多位艺术家的作品,在第一天的展出就已经产生4副作品的交易,成交额高达150万元。

  多年来专注于四川美术学院的锦瑟画廊也带来了川美造型艺术学院副院长、油画系主任王朝刚老师的《镜花缘》,叶洲的“时间”系列,耿德法老师的“捕”系列,三位艺术家的多幅作品,收获许多老藏家的喜爱。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在此次展览过程中均有销售,成交价格区间在10万至20万元不等。

  凯撒贝赛什(亚洲)艺术中心已经成交6件作品,美博空间(北京)/艺文立方(成都),胶囊上海等均表示对销售情况满意,甚至超出预期。

  Gallery All这次带来James Jean 经典作品Descendent 迄今为止最大型的镜面雕塑版本,与建筑师Oskar Zieta的联名创作墙面装置Nectar,以及两幅为此次展览特别创作的画作。

  本次JINGART的再度回归,第一天的销售成绩让他们感到惊喜,现场作品从十万到百万级不等;首日销售已超百万,藏家对James Jean、Maarten Baas、谭志鹏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也收获了不少意向订单。

  亚洲艺术中心参加2021年JINGART艺览北京,带来中日韩等不同地域文化的艺术家、涵盖包括雕塑、架上绘画乃至新媒体艺术等不同媒介的作品,立体呈现东方美学在当代艺术中的独特面貌。

  VIP首日开幕现场热度超过了预期!不仅有众多新旧藏家的询问及收藏,同时也发现有许多年轻藏家朋友对亚洲艺术中心主推的东方美学价值体系产生浓厚兴趣,并表示会开始重点关注这个板块。

  王劼音、姜亨九、李真、林俊廷的作品询问度高。此次展览小林敬生《白色早晨-03C 曙光》、姜亨九《达利》、《赫本》、沈勤《山(红20-12)》、陈琦《万物》均已售出。

  K空间此次带来周春芽2006年创作的“桃花”系列,价格为400万元、另一幅小尺幅的周春芽作品价格为50万元已经销售;尹朝阳的《绿山水》作品价格108万元,藏家洽谈中。刘可的《一封信总会抵达目的地之一》20万已售出,李津的新作《大熊二熊》12万已售出。

  靠边走艺术空间本次带来了日本当代艺术家空山基和不久前结束中国内地首次个展的日本艺术家Kojiro Matsumoto的作品,此外还将呈现中国潮流艺术的中坚力量:勺子、李晓昆、柯达以及本土新锐青年艺术家鱼枪的近期力作。

  展会第一天感受是觉得主办方非常专业,整个氛围也非常好,为我们跟藏家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平台。展会带来的展品,第一天结束已销售近一半,其中日本艺术家Kojiro Matsumoto的作品最受欢迎,三幅原作开展当天就已售完。

  势象艺术中心带来的艺术家赵大钧、王劼音、刘国夫、秦琦的作品都很受观众和藏家的关注,作品均有销售,销售总额超过150万。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售出作品超过25件,其中年轻艺术家版块的作品受到热捧。宋琨、夏禹、蒲英玮、张季、于林汉、谭永勍等人都有很好的成交,现场个人数件作品售罄之外,还收获了不少未来作品的订单。

  通过此次大部分画廊的销售情况我们已知,再度回归的JINGART艺览北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历经三届,“JINGART艺览北京”已成功占据住在北京博览会的地位,同时有着与“ART021”相同定位却不同的风格,可以说,“ART021”是为上海而生的博览会,那么“JINGART艺览北京”则是成长于北京的博览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对于艺术家来说,自画像(self-portraiture)可以是强有力的自我反思行为。

  近几年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出现一种现象或潮流,现当代艺术板块逐渐受到重视,成为继传统书画与古董瓷杂板块后的另一主力板块。

  2021年6月16日,荣宝斋与龙美术馆在京举行战略合作新闻发布会,并举办签约仪式。

  “游园一夏——2021湾汇ONE ART夏季联展”带来十余位中国当代艺术家风格迥异又各具魅力的雕塑、绘画作品,在这个盛夏时节,邀请您来一场曼妙的艺术之旅!

  法国哲学家利奥塔曾说过,“二战后的先锋艺术都是关于崇高(Sublime)的艺术”。我们如何理解这个崇高的概念呢?

  上海明珠美术馆夏季展览“从泥土到语言——以陶瓷为媒介”,呈现了近年来少见的陶瓷主题的艺术家群展。

  2021艺术厦门当代博览会17日启幕,本届艺术盛宴首次融入设计板块,成为福建首个国际性艺术与设计融合的平台。

  近日,作为第十五届中法文化之春的重要组成部分,红砖美术馆展览“图像超市”正式“开业”。